<noframes id="jppfp"><form id="jppfp"><nobr id="jppfp"></nobr></form>

<noframes id="jppfp">
<address id="jppfp"><nobr id="jppfp"><meter id="jppfp"></meter></nobr></address>

    員工文苑

    母親和我的魯西十年

    來源:第五工程事業部 張明明2022-10-26查看:

    摘要:1988年我出生在剛剛建廠一年的東阿縣果樹磷肥廠家屬院,1995年果樹磷肥廠并入魯西,變成了魯西化工...

      1988年我出生在剛剛建廠一年的東阿縣果樹磷肥廠家屬院,1995年果樹磷肥廠并入魯西,變成了魯西化工第六化肥廠,母親的魯西集團職業生涯拉開帷幕。企業隨即挑選了一批業務骨干赴肥城學習硫酸生產技術,母親就是其中一員,學習一走就是半年,而父親在顧官屯棉廠工作,一走就是一天,這樣的環境逐漸養成了我自立自強的習慣,七歲的我便學會了做飯、炒菜、洗衣服,八歲可以不用接送獨自往返6公里上學,這也許是很多魯西員工家庭的真實寫照。

      1996年,第六化肥廠年產4萬噸硫酸車間投入使用,1998年年產五萬噸復混肥投產,2000年年產10萬噸硫磺制硫裝置投產,六廠兩年一個大變化,從前的家屬院也變成了車間,從前的鄉間小路也變成了寬闊的大馬路,從前的小鐵門也換成了氣派的電動門,從前的瓦房辦公室也變成了鱗次櫛比的辦公區,從前生產緊張時全員上陣篩磷肥裝袋子的場景也被自動化機械設備所替代,從前農忙時節一排排三輪車遞條子買磷肥也換成了井然有序的大貨車裝車……這些變化不勝枚舉,現在回想起來仍讓人津津樂道。母親的魯西十年是六廠從小作坊成長為一個初具規模企業發展的階段,一步一個腳印,一步一個臺階,腳踏實地、步步為營,母親的工資也從每月200元漲到了700元,我們家在1998年住上了樓房,發了350股代號000830的股票,2000年通上了電話,看上了有線電視,生活好不愜意。

      哪怕現在退休后,每每談到企業的話題,母親說起來仍然眉飛色舞,最喜歡的就是和曾經一起工作的姐妹談家長里短,談廠內趣聞,談艱苦奮斗,談福利補貼,談醫療保障,臉上有著掩飾不住的自豪感。

      2008年,第六化肥廠完成整體搬遷,入駐園區,母親一直在企業工作到2017年退休,從1995年到2017年,魯西22年的職業生涯,母親將青春、信念、汗水揮灑在魯西這片熱土上。

      2011年冬天,我接受聊大委培三年后,懷著激動、忐忑的心情,懷揣著個人夢想與家庭的囑托走進了企業,依然記得我參與的第一個電儀安裝工程是三期甲烷氯化物項目,這么多的叔叔伯伯都在企業,讓我仿佛有種回家的感覺。2012年的冬天,在寒風凜冽的早晨拉電纜要持續到十點,腳上才感覺到一點溫暖氣息,手上全部都是皸裂的口子,渾身上下滿是油污,勞動強度特別大,雖然想過退縮,但是我告訴自己再苦再難也要堅持,以實際行動踐行魯西裝備人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斗的精神作風,秉承著這種信念一直堅持到現在。

      2011年-2021年,是我的魯西十年,是魯西集團高速發展的十年,企業實現了從單一化肥產品向化工新材料的轉型升級。我參與了680噸鍋爐、己內酰胺、雙氧水、多元醇、甲醇、汽化爐、聚碳酸酯、尼龍六等大大小小40余套裝置的電儀安裝施工,園區面積逐漸擴展到7平方公里,我的工資收入由2000元上升8000元,電儀安裝機械化程度也逐步提高,電纜敷設從最初的人拉肩扛變成了適用可調速的電纜敷設機,效率提升,員工勞動強度大幅降低。標準化作業、新工具新設備、模塊化安裝的應用,大大降低了現場作業難度,提升了施工的安全、效率、質量,安全事故越來越少,項目建設速度越來越快,質量越來越高。

      母親的魯西十年與我的魯西十年,是魯西集團高速發展第二階段、第三階段的一個縮影,一代又一代有著堅定信念的魯西人為做百年企業的目標不斷奮斗,緊緊圍繞安全和發展兩個中心工作,譜寫新時代建設的華麗篇章。

      2022,下一個十年已拉開帷幕,我深信,魯西的未來更美好。


    版權所有:魯西集團 魯ICP備10203139號-2
    x

    官方微信

    官方手機站

    客戶留言

    400-700-0830

    闺蜜激烈地吸着我的奶头

    <noframes id="jppfp"><form id="jppfp"><nobr id="jppfp"></nobr></form>

    <noframes id="jppfp">
    <address id="jppfp"><nobr id="jppfp"><meter id="jppfp"></meter></nobr></address>